欢迎访问长江职业学院新闻网!今天是

  • 设为首页  |  
  • 加入收藏  |  
  • 学校主页

媒体看长职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 >  媒体看长职  >  正文

【楚天都市报】方舱医院19岁大学生自愿者:愿最后一个出舱

来源: 时间:2020-02-23 00:02:23点击:

楚天都市报记者 柯称 通讯员 何知武 张晓英

“武汉伢,不服周。”今天(22日)零点刚过,俞天阳准时进舱,在他的防护服背后写着这句打气的话。这个19岁的武汉伢,是这家方舱医院年纪最小的舱内志愿者。

A.jpg

俞天阳防护服上写着“武汉伢,不服周”

大学生主动承担夜班

此时的武汉经开区沌口大涧村方舱医院,900名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大多已入睡。俞天阳和同伴们轻手轻脚地开始打扫卫生,清理患者的生活垃圾,清理下班工作人员脱掉的防护服。

B.jpg

俞天阳(后排左一)和志愿者伙伴

忙到天将亮,俞天阳开始帮忙分发早餐,搬运新补充的生活物资……这是他来到方舱医院的第八天,也是连上的第五个夜班。

俞天阳是长江职业学院医药护理学院大一学生, 是武汉红十字会的注册志愿者。2月15日,他从志愿者群里看到沌口的方舱医院缺人,立即就从硚口的家中赶去报名。

“我是学药品生产技术专业的,有一定医学基础。”俞天阳怕自己报不上名,自报家门。后来才知道,方舱医院有严格的分工,志愿者不从事任何医疗活动。

刚去时,俞天阳主要干些铺床、搬物资的体力活。直到17日晚上第一批患者入院,真正开始了“战时状态”。志愿者们要三班倒排班,已经工作一天的俞天阳主动揽下夜班,“我能熬,今晚就可以值班。”

脱次防护服要半个小时

C.jpg

做准备工作

“说不害怕那是假的,特别是第一批病人入院那个晚上,我的心跳可能比平时快了一倍。”俞天阳说,看到来自五湖四海的医护人员,每天和病人零距离接触,他慢慢就不害怕了。

刚开始,他们尽量远离病人,还在防护服上写上“保洁”,避免病人把他们当医护人员。现在,他们也会在规定范围内帮患者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俞天阳介绍,志愿者都经过了专业防护培训,也有严格的日常规范。医护人员为了节省防护服,都是尽量不进食喝水,每个人都是一身大汗。舱内志愿者们其实也是这样。

“每天最难的其实是脱防护服。”俞天阳说,穿的时候没那么多讲究,可脱的时候要防止污染,而且身上都是汗,脱一次要花半个小时。而且更衣区还经常需要排队进入。

几天下来,俞天阳和其他志愿者已经逐步适应,方舱医院接收的病人不断增多,却秩序井然。“最期盼我们这里也能尽快跳起广场舞。”俞天阳笑着说。

期盼更多志愿者加入

F.jpg

俞天阳曾做汉马志愿者

比起自己,俞天阳现在更担心的是自己的爷爷奶奶。

由于家庭原因,他和爷爷奶奶同住,这次志愿活动的风险性,他并没有如实告知老人们。“两老身体也不大好,要吃药都是我跟社区联系,找他们帮忙。”俞天阳说。

由于工作特殊,俞天阳已经一周没有回家,下班后就和伙伴们住在定点酒店里。俞天阳说:“我已经做好了打算,要一直干到最后一个病人出舱,然后还得隔离14天再回家。”

俞天阳不仅瞒着家人,也没有告诉老师们,直到学校17日开始网上开课,他不得不跟老师请假。

接到老师报告,长江职业学院校长吴昌友专门给俞天阳点赞赞,还鼓励其他学生,在做好自身防护的前提下,力所能及地参与抗疫志愿服务。

记者也是通过学校联系到俞天阳。接受采访时,他不愿多谈自己,而是想借报社呼吁更多人加入到志愿者行列。

“我们这个方舱医院算是各项条件还不错的,1000个床位,只有72个志愿者,其他地方可能会更缺。”俞天阳说,他开始工作后才知道,在这里每天都有较高的补贴,而且有专车接送住酒店。

俞天阳甚至觉得,自己有些愧对这些待遇,“我们不像救死扶伤的医生,也受到很好的照顾,患者对我们也非常客气。”但他也想跟其他志愿者说,有的志愿岗位可能条件差一些,既然决定投身抗议,就别在乎这些。

详情请点击楚天都市网:方舱医院19岁大学生自愿者:愿最后一个出舱http://www.ctdsb.net/html/2020/0222/hubei293126.html?uct=MjAxNTY3MDQ5MDEyMDAyODYz%20&mobid=nmUvM3:



版权所有 2017 长江职业学院 党委宣传部 制作维护 鄂ICP备05003302号 地址:武昌雄楚大街918号 邮编:43007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