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长江职业学院新闻网!今天是

  • 设为首页  |  
  • 加入收藏  |  
  • 学校主页

文艺原创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 >  文艺原创  >  正文

留给我强烈生命印象的人

来源: 《湖北经大报》 时间:2019-07-14 18:03:28点击:

留给我强烈生命印象的人

环艺1603班 彭玉维

初识柴静是在高中。某天的一节自习课上,听老师说柴静自费100万亲自拍摄雾霾深度调查纪录片《苍穹之下》。她的这一举动虽然受到了社会上的很多争议,但对一位新闻工作者而言,特别还是一位颇具影响力的女性新闻从业者,这都是一件不简单的事儿,甚至需要下很大的决心才可以完成。从那时起,我对她的敬佩感油然而生。

初遇《看见》也是在高中。某天下午,我独自跑步回学校,路途中瞥见一个小书摊,上面摆着当下的几本热销书籍,也像是冥冥中注定般,我驻足拿起了一本名叫《看见》的书,定睛看了看,作者正是柴静,于是义无反顾地将口袋里剩下的零花钱全部“豪掷”给摊贩,欣喜若狂的将这本《看见》收入囊中。

柴静在《看见》的序言中写道:“这本书中,我没有刻意选择标志性事情,也没有描绘历史的雄心,在大量的新闻报道里,我只选择了留给我强烈生命印象的人,因为工作原因,我恰好与这些人相遇。”看完正本书之后,我深切地感受到她在这序言中所说的内容,她所关注的是人,是新闻中的“人”。

“那个温热的跳动就是活着”——这是抗“非典”那章的标题。2003年“非典”爆发,当所有人都在惧怕“非典”带来的恐慌时,2003年4月17日,她却主动提出想做关于“非典”的新闻调查。身为一个女孩,我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敢与主见。

读《双城的创伤》一文时,文中的内容着实让人心痛。一所普通的小学,多名学生连续自杀。第一个服毒的是女孩苗苗,死亡日期是5月19号,与她同时服毒的女孩小蔡经抢救脱险;两天后,5月21日中午,同班同学小孙服毒,经抢救脱险;5月23日早上,小倪服毒,经抢救脱险;5月23日晚,小杨服毒,经抢救脱险。几个孩子桌子上都刻着“519”,苗苗父母认为她们是集体约定自杀。

是不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?这么年轻的生命,说结束就结束。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们想到了死亡?

原因是在一次聚会中,有男孩子侮辱了苗苗,被几个低年级的学生看见,传了出去。让她感到了羞耻,选择了自杀。而其她人为什么也选择自杀?与苗苗同时服毒自杀的小蔡给出了答案,她从屋子里拿出一张纸条,歪歪扭扭的粗彩笔写着“我们六个姐妹是最要好的朋友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”,底下是六个人的签名。是否感到动容?或许她们觉得朋友比生命更重要。希望我们身边也有这样的朋友,但不要轻易做傻事。

世界可能没有我们想的那样美好,有时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实的。戒毒所在我和大多数眼中的固有印象是让吸毒者重新开始的地方,直到看见柴静对那些戒毒者的采访,我的想法产生了改变。

柴静第一个采访的是阿文。她是一个吸毒的女人,被捕后送去强制戒毒。戒毒所把她卖了,卖去卖身体。她浑身颤抖地说:“你戒毒所是挽救人,还是要毁灭人?”她吸毒,偷东西,但她还算是一个人。而今,她被迫受侮辱,每日做噩梦,受了她本不该受的罪。

第二位采访者是看守所里一个被超期羁押了28年的人,他叫谢洪武。柴静问戒毒所所长为什么不关心他,所长自然而然的说没那个精力。在28年前,他膝盖被人掏空,独自忍受疼痛。在28年中,他独自忍受寂寞,语言能力基本丧失。在28年后,在政府的干预下,才解除关押,被送到一家复员军人疗养院。他是不幸的,生在那个年代,遇见残忍的戒毒所所长;他又是幸运的,最终被解救了出来……

在柴静的采访生涯中,在她的文字中,在她对留给她强烈生命印象的人中,我看到了很多不曾了解的领域,也改变了很多固化思维。她是一名记者,她用最朴实的文字记录了一件件留给她强烈生命印象的人和事件,通过这样一位较小倔强的女性,我感受到对生命的尊重,对生活的思考和对人性的反思。我钦佩柴静,以及像她一样敢于发声的人们。对于未来,我一直在思考,也许我很难像柴静一般优秀,但起码从现在开始,每天多读一些书,多走一些路,多体会其他人的生活,学会思考,更会反思。

大学以前,老师们只教会我们如何用正确的方法解题,却很少让我们用自己的方法解决眼前的困难。如今,我们都拥有了一定的知识储备,但生活阅历和社会实践中,我们仍是“小学生”的水平,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对于未来的无限畅想与追求,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去记录那些留给我强烈生命印象的人。

(摘自《湖北经大报》2018年第5期4版)


版权所有 2017 长江职业学院 党委宣传部 制作维护 鄂ICP备05003302号 地址:武昌雄楚大街918号 邮编:43007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