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长江职业学院新闻网!今天是

  • 设为首页  |  
  • 加入收藏  |  
  • 学校主页

文艺原创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 >  文艺原创  >  正文

母亲

来源: 《湖北经大报》 时间:2019-07-09 19:03:51点击:

母亲

17注会 武丹灵

小时候,老师让我们写自己的父母。每每描写到母亲时,我们通常都是千篇一律地写道:“我的母亲有着长长的头发、大大的眼睛,皮肤很白,在我心中,她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妈妈。”

时光荏苒,白云苍狗,岁月拖着我们走向成熟,岁月却在母亲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时光的线条。

今天,我又重新说起我的母亲,希望能给我的母亲一个更好的诠释。

母亲家里兄弟姊妹挺多的,她在家中排行老四,很小的时候就要开始做家务活儿。

我到现在还记得她曾经对我说过她以前做饭的经历。她说她第一次做饭的时候做得挺好的,连外婆都夸她做得好吃,她特别开心。

结果第二次做饭时,她却把饭煮糊了。那个时候家家户户用的都是土灶,做一次饭要花很长时间,从烧火到掺水,每一步都不能马虎大意,做出一大家人的饭菜实属不易。于是,第二次做饭的母亲,因为米饭煮糊了,被我外婆狠狠骂了一顿。

母亲说这个故事的时候,忍不住叹了口气,我问她当时有没有生外婆的气,她却说没有,当时只是觉得很难过,浪费了一家人的口粮,耽搁了一家人的劳作。

她还说那个时候她不够高,要踩在板凳上去洗碗,盛水的是个很大的水缸,结果她舀水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水缸里,庆幸那个时候我的大舅及时回来了,把她从水缸里捞了出来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母亲家并不富裕,由于孩子太多,吃穿用度都要钱。她说有一年过年,她在炭火边烤火,结果离得太近,不小心把冬天穿的那双冬鞋给烧了个洞,被外婆看到了又是一顿责难。我想或许正因儿时的困苦生活,才造就了她节俭朴实的习惯,但我认为在奢靡之风每日盛行的今天,母亲的节俭是每位年轻人都应学习、培养的美德,包括我自己也需要虚心学习母亲身上这宝贵的闪光点。

我的母亲没有太高的学历,一方面因为家里比较拮据,供不起太多孩子上学;另一方面她真的太懂事了,总想着想要为家里分担压力和苦难,于是主动放弃了读书的机会。小时候我不懂事,看着别的同学都有妈妈辅导功课,我也希望得到她的辅导,奈何,母亲对于我的课业实在力不从心,好几次我对她发脾气,甚至嫌弃她没文化,她都还是耐心开导我,只是我看到那个时候她的表情是落寞的、无奈的。现在回想,当时的我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熊孩子,专戳母亲的心窝子。

只是遗憾,现在我说多少句“对不起”,或许都不足以弥补我对她的伤害。

小时候因为上学,我们一家都在外地居住。父母在外打拼,工作很辛苦。有一天母亲晚上下班,在路上捡到一个钱包,钱包里有身份证以及银行卡和两千块现金,她捡到钱的时候没有一刻想过要占为己有,相反的,她用自己的方式找到了失主,把钱包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失主。

母亲对动物也总有用不完的耐心和爱心。我们家现在养的小狗就是因此而来。那只小狗本是我大舅家的,他们家不想养了,眼看这只小狗就要变成流浪狗了,我母亲不忍心。也许是小狗通人性,它似乎预感到母亲会对它好,当母亲问大舅愿不愿意把它给我们家养的时候,小狗竟然自己屁颠屁颠得跟在了母亲身后,这一刻起,我们家也因母亲的爱心而多了一位“家人”。母亲在家里给它做了个窝,它有自己吃饭的碗、喝水的碗。小家伙很调皮,它没事就喜欢和邻居家的小狗比谁的声音大,有时候吵得烦了,父亲就会教育它,不过它似乎不太买账,通常只听母亲的话。有时候母亲出去买菜,它就喜欢跟在母亲身后陪她。我猜测,它应该是真的感觉到母亲对它的爱才会一直陪伴在母亲身边,听她说话的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母亲早已没有精致的容貌、苗条的身材,更没有足够的金钱,她和许许多多农村妇女一样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。但在我心里,她是独一无二的。因为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她,所以才会有我的存在。曾经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:没有天哪有地,没有家哪有你,没有你哪有家。对于我来说,就是这样,没有母亲就没有我。

每次和家里打电话,她都和我说,在外面要好好吃饭,照顾好自己。我想每个在外的游子,无论身处何处,总有一份不变的牵挂。那是血缘亲情的羁绊,是陪伴我们一生的感情。无论何时何地,总能给我们带来温暖和希望。让我们不论遇到什么困难,都能重新获得希望和前进的勇气。

犹记得前几年很火的一首歌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,每一次听都会让我很触动。那样无私的感情,在现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,真的需要我们好好珍惜和维系。

俗话说得好: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”我现在虽然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挣钱让母亲过好日子,但是有时间多给家里打打电话,有时间多回去看看她,这些却是我力所能及的。只要看我,母亲就会发自内心的笑。

有人说,孩子是母亲手里的风筝,母亲都很矛盾,她们既希望孩子有能力越飞越高,又希望孩子不要飞得太远。因为母亲的牵挂永远是孩子。母亲,我想如果我是您手里的风筝,请别担心让我飞得太高、太远,因为无论我在哪儿,我心里始终都明白:只有有您的地方,才是我的家。

而今,我也惊奇的发现,原来对母亲最好的诠释,好像亘古不变:“我的母亲有着长长的头发、大大的眼睛,皮肤很白,在我心中,她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妈妈。”

(摘自《湖北经大报》2018年第3期4版)


版权所有 2017 长江职业学院 党委宣传部 制作维护 鄂ICP备05003302号 地址:武昌雄楚大街918号 邮编:43007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