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长江职业学院新闻网!今天是

  • 设为首页  |  
  • 加入收藏  |  
  • 学校主页

文艺原创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 >  文艺原创  >  正文

来源: 《湖北经大报》 时间:2019-07-09 19:01:54点击:

财务管理1701班陈逸梦

“贝”,百度百科对它的解释是:蛤蜊、珠母等介壳软体动物外的硬壳。在古代,这种物品是十分珍贵的货币。于是在现代,就有了“宝贝”这一词。

我的母亲是个乐于表达自我情感的人,就算在这个年纪也活的像个少女一般。虽然我家是两个姊妹,可是姐姐从小在武校习武,而我遗传了父亲的冷性格,这个家里最富有少女情怀的反而是母亲。她喜欢唤我“贝”——即使我的名字里并没有这个字。对母亲于我的称呼,我一开始是很抗拒的。很小的时候,同学们总问我:“你妈妈怎么叫你贝贝而不是梦梦?”重复的问题总让我羞得面红耳赤,那也是我记忆里为数不多的叛逆,我抗议着:“为什么这么叫我?我不叫这个。”然后独自逃离,留下母亲一人楞在原地。

长大一点后,我渐渐也习惯了,对于同学的惊讶和吐槽也能淡然处之。可是母亲还是那样,喜欢将对姐姐和我的爱意时常挂在嘴边,当然行动上也毫不逊色。而我呢,依旧那样,对她的一切宠爱都淡然于心。

某日,母亲刚从朋友聚会中匆匆赶回家,给我带回来一只极大的贝壳。她惊喜地跟我说,在海边和好友们正提到我时,远远的就看到这只贝壳,于是就想拾回来送我。我的冷性子决定了我无感于一切“少女心”的东西,对于母亲突然送我的这只贝壳,我皱了皱眉,应付的感谢几句,便将它放进了抽屉里。关上抽屉的那一瞬间,我瞥见母亲的眸子闪了闪,但她什么都没说。

说起我的成绩,一直以来都不算理想,留在省内也上不了什么好学校,于是父亲和我商量了一整天,决定不如“出去转转”。母亲送来水果,顺势凑过来看我们,看到志愿表排头一列竟然没有一个在省内的学校,看得出她有些慌神。对于我的事,母亲是没有决定权的,她只好小心翼翼地提议着:“不如再填所离家近的学校吧?”但我并没有回应她。录取结果出来那天,她比我还急,看到被录取的院校时,她立马掏出手机查这个院校的位置:离家545公里,跨越了三个省市的距离。而我则为没有滑档而庆幸,母亲虽然嘴上说着还好还好,可一转身便哽咽了起来。那一刻,我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了,鼻头一阵发酸。

开学前,母亲和我一起收拾行李,我看着她发红的眼眶,猜测她昨晚可能又偷偷哭过。我将她送我的那只贝壳也塞进行李箱,她很惊讶,嘴上说着放不下,手上却麻利地整理衣物,给这只贝壳腾出位置来。父亲送我到学校,我给母亲打电话报平安,她急切的问我:“贝贝,学校好吗?有没有见过老师?宿舍怎么样……”“妈,你的贝贝一切都好。”说完这句话,我突然发现我是喜欢这个爱称的,但有多喜欢,我还说不清楚。

一个多月后,我也没怎么和家里联系,母亲怕打扰我,也不会时常打来电话。那个周末,我却接到她的电话,她在电话里哭的像个孩子:“贝贝,外公去世了。”我瞪大了眼睛,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。她抽泣着说,爸爸工作辛苦不愿打扰他,姐姐联系也不方便,只好打给我。电话中,她平复了心情说:“妈妈又在贝贝面前丢人了。”我仿佛能看到她少女般红红的脸。我安慰回应着:“别太累了妈,我在呢。难过的话就哭一会儿吧,没事儿。”

也许换了个环境人也会随之改变吧!从那以后,我时常给母亲打电话、发微信,我和她絮叨絮叨学校里的生活,她也跟我诉说对我的想念。父亲常年在外打拼,姐姐结了婚,刚搬了新家,和邻里也不够熟悉,她常常撒娇着抱怨我们都抛下了她,像一个耍赖的孩子般,却有意无意总让我心生愧疚。在外的生活和学习,偶尔我也会受委屈,我受了委屈就会立马打给母亲,每当这时她就给我灌“鸡汤”,“贝壳是很坚硬的,我们贝贝也要坚强。而且贝壳多珍贵啊,相信自己,不要被负面的情绪干扰。”一番开导后又开始操心我的日常起来。

以前的母亲节我们都会一家一起过,家务都会分配到除了母亲以外的我们身上。今年母亲节,母亲一个人在家,我和室友们挑了又挑,选中了一条白色印花长裙送给她。当天她开心极了,一收到就立马换上,给我发来了照片,她说:“贝贝,这条裙子太好看了,谢谢你。”我看着她臭美地发了朋友圈,给好友的回复里满满都是喜悦与自豪,这样的“炫耀”也倒是很符合“少女心”爆棚的她了。

母亲节当晚,我跟母亲视频着,听到那熟悉的一声声“贝贝”,我突发奇想和母亲说:“以后我的女儿,也叫贝贝。”母亲听后笑着回应道:“不管是你,还是你的孩子,都是我珍贵的宝贝。”

(摘自《湖北经大报》2018年第3期4版)


版权所有 2017 长江职业学院 党委宣传部 制作维护 鄂ICP备05003302号 地址:武昌雄楚大街918号 邮编:430074